言寺-兵戈以言

话废一个,社交障碍严重
懒癌晚期
热衷于作死/做大死
全职大法好,典型杂食党,再扯的cp只要有篇足以安利我的文我都能爱得一发不可收拾
本命老林/杰希/老韩
(因为不会说话,所以容易得罪人,若有不敬之处,还请莫要见怪。)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四弹 · 苏沐秋(番外)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文笔渣
文笔渣
文笔渣
私设多
私设多
私设多
重要的事说三遍。



确定接受?那来吧。
——————————————————————————————————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苏沐秋

葬礼。
沐橙和莫凡对着每一个前来吊唁的宾客都致以一个悲伤的微笑。
每个人都不曾想到前几日,才那样欢欢喜喜的人就这样安静地躺在了那个小小的黑匣子里。
沐橙一身黑色衣裙,面庞明显消瘦了许多,有了种病美人的味道,越发地楚楚动人,让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心生怜惜,可搜肠刮肚却都只有苍白无力的“节哀”二字可言,只好在葬礼之后就快速离去,不为主人家增添麻烦。
回到家,沐橙抱着那个小小的黑匣子里,有些颓然地坐在沙发上,手中拽着的复印纸的皱痕间依稀可见“遗书”二字。莫凡坐在她的身旁,很是担心她的精神状况,皱着眉把左臂搭在了沐橙的肩上,做出一个保护的姿态。
沐橙笑了笑:“不用这么担心我,我和她的关系没有和哥哥那么好,哥哥那会我都挺过来了,她……也会的。”顿了顿,又继续说,“我理解她……只是有些不甘心……当初,当初……父母还在时,因为一点偏心,我们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哥哥去世,我还不那么喜欢她的时候,甚至有点恨她——如果不是她,哥哥怎么会有事!……那时候,她和我说,其实每一场死亡,难受的都只有活着的人,但死去的人,是最希望活着的人活得好好的……所以我要活得好好的,即便我不喜欢她,也要让哥哥安心。”沐橙又停了,揉了揉眼睛,“她说,从那以后,苏家就只剩我们俩了。我们,要相依为命……我们的关系好了起来……我知道,她从来没有忘记那一天,我只是以为,她会为了我,不去自……”苏沐橙再一次停下了叙述,在那个可怕的字眼前面。
她紧紧地抿着嘴,桃花一般的唇瓣都被这样的力道压迫得苍白,可唇间仍不可抑制地发出了一声呜咽,仿佛雪夜里被遗弃而受伤的小兽泣血的悲鸣。她听见了那尖利的一声,便再也停不住了,之前为了控制住自己所做的努力就像吹拂拉朽,不堪一击。她嚎啕大哭起来,像一个向家长控诉的委屈的孩子,茫然又可怜。
“我知道,她从来没有放下那个心结,她一直都在自责!我在她的家里看过安眠药,在她的手臂上看过一片一片的刀痕……我知道,她从来都想……都想去赎那并不存在的罪名……她死了,她大抵也算是解脱了,可是,我呢?她死了,我怎么办?……说什么对不起?!……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我……她从来都是那么自私!”
莫凡并没有搭腔,而是像哄婴儿一般轻轻拍着沐橙的后背。等到哭声渐歇,才发现怀里的妻子已经睡着了,可即便她在梦中,也是在抽泣着。他把苏沐橙抱上了床,替她换好睡衣,拭去泪痕,拿下她手中攥得皱巴巴咸菜干似的遗书,展开:
“妹妹: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大概就只能以烧香的方法来给我回信了。对不起,姐姐生性懦弱,剩下的路,不能陪你一起走了。
         不要难过,不要哭,姐姐只是早点去见沐秋和爸爸妈妈了,姐姐只是还债了而已——你知道的吧?关于我这些年的想法……姐姐也算得偿所愿,彻底解脱了。
         希望,再也不见。
         此致,安好。
                                                        苏”
莫凡沉默着将信压在了床头,稍微洗漱了下,就搂着那个在梦里仍然在抽泣的姑娘睡着了。他感觉他好像做了个梦,梦里,那个今天刚刚被安葬在南山的女人挽着一个少年的手臂,笑得明媚,如三月春光。

————————————————————————
这个,算是甜回来了吧?
那啥,看了文的小哥哥小姐姐留个评呗。
我知道我话废……但是我都有认真回复的OTZ

评论(2)
热度(25)

© 言寺-兵戈以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