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寺-兵戈以言

话废一个,社交障碍严重
懒癌晚期
热衷于作死/做大死
全职大法好,典型杂食党,再扯的cp只要有篇足以安利我的文我都能爱得一发不可收拾
本命老林/杰希/老韩
(因为不会说话,所以容易得罪人,若有不敬之处,还请莫要见怪。)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四弹 · 苏沐秋(下)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文笔渣
文笔渣
文笔渣
私设多
私设多
私设多
重要的事说三遍。

确定接受?那来吧。
——————————————————————————————————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苏沐秋

化妆师是叶修从他家里请来的。你从未曾想过叶修是个娇公子,当初还为他的家世震惊了好一段时间,所以,这化妆师的手上功夫自然是不错的。
你满意地看着镜中的美人儿愈发令人惊艳,出水芙蓉怕也比不上苏女神此时的容颜,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怕也不过伊人一笑间。
等化妆师收了手,你才示意全福人打开梳妆台旁一个古朴的首饰盒,取出里边的红木梳子,看她一边为沐橙梳着头发,一边吟唱着祝福的歌谣:“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你听得欢喜,却也有着嫁女儿般的氐惆,一种莫名的酸涩从心底蔓延到眼眶,你忍不住跟着默念:“……举案又齐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梳好了,你又让全福人协助发型师给苏沐橙盘了个发髻,带上头纱,沐橙扶着全福人的手,往房门走去,你则抢先一步开了房门。
门外的众人听见开门声都不由得抬了眼,却俱是一愣——平日里苏沐橙鲜少化妆,即便是录制节目,最多也不过略施粉黛提提气色,今日的容貌却让饶是平时看惯了她的兴欣众人也惊艳,暗叹着莫凡那小子的好福气。
在苏沐橙化妆的那当口,作为娘家人的黄金一代与同你一般以娘家长辈的身份呆在这儿的叶修也到了,你见他们不忙着等一下的关卡而是愣着在这儿,眉头一皱即缓,开了口:“拦门的人和道具都准备好了吗?”
如梦方醒,你打破了气氛,众人一看良辰将至,又咋咋呼呼地忙活起来。
之后的拦门让颇有不忿的旁观者都替莫凡抹了把辛酸泪,却也忍不住哈哈大笑——“是谁让那小子唱情歌的?这不是耽误时间吗!”……
过五关斩六将,打败了张新杰黄少天李轩等大魔王的莫王子终于将苏公主抱上了花车,伴郎伴娘及一众亲友迅速跟上。职业选手一般都不是穷人,那浩浩荡荡的车队分外唬人。
婚礼场地布置在露天的市郊,自高大的拱门旁的两个小门开始,两边用红白相间的气球、玫瑰围绕——象征着兴欣,再到与拱门相对的高台后的临时小屋结束。那几间小屋虽简单,却也是经过静心装扮,显得小巧可爱,供新人更衣和宾客解决三急。
迎亲的队伍绕城一周后便开往了那儿。新郎新娘甫一下车,长毯两旁的乐者便开始奏乐,你特意找朋友们“借”来的几对花童也认真地洒出花瓣。新郎新娘一路向前,向着高台而行。
高台上,因为新娘家长辈的缺失,也因为莫凡不爱说话的性子,简洁明了地跳过了父母的致辞和新郎新娘的感言,在司仪的主持下宣誓后,两人交换戒指,在诸位好友的欢闹声中,交换了一个甜蜜的吻——你含着泪微笑看着,看着这个自己逃避着亏欠颇多的小姑娘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建立了一个自己的家。
从此,即便你走了,即便叶修回家了,她也不是一个人了。

仪式过后就是敬酒,众位好友对苏女神自是留情,可对抢走了联盟女神的莫凡可就毫不手软了。莫凡即便在有伴郎挡酒的情况下,到最后也是醉了。你和叶修在帮着苏沐橙把莫凡送回家的时候,也只能庆幸这小子的酒品出乎意料地好,不撒酒疯也不闹腾,安安静静地睡在后座沐橙的腿上——“这也算是‘醉卧美人膝’了吧……想想还是气,这小子运气可真好!”你憋着气,趁着红灯的功夫,瞪了眼后视镜里的莫凡,不想被恰好抬头的沐橙看到了。你忙正襟危坐,轻咳一声,道:“沐橙,等会到你家楼下,有叶修帮你背人,姐姐有些累,就不上楼了,在楼下等叶修就好了。”
你抬头,看了眼后视镜里抬头的漂亮姑娘,笑了笑,抹了把眼睛,“小姑娘长大了,成家了,你哥哥看到,也是欣慰的。莫凡这小子我看着不错,你哥估计会不顺眼点儿,嫌他闷,不过总体上,也算个好人啦,以后有他陪着你,我们也就放心了。”
沐橙听着想起少时与哥哥的相处,想起哥哥那时对纠缠自己的同学的恐吓,也笑了起来,只是,同样忍不住抹了抹眼睛。
副座上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假寐的叶修却忍不住抬了抬眼,感觉你的说法有几分不对,却也没想到什么,摇了摇头,只当自己想差了。

你在沐橙家楼下等叶修时,忍不住开了车门,倚在车头点了支烟,褪去在人前的伪装,你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真是太令人激动了,妹妹终于成家立业,有了放心的归宿,自己也可以解脱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做?”叶修从楼道里慢慢地走出来,一贯自信的他,此时却有了几分犹豫。
“没有的,只是很开心而已啊。”你掐灭了烟,把烟头丢在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仰头对着窗口的沐橙笑着挥了挥手,回身开了车门,“上车吧,我送你回兴欣,我也该回家了。”

一路无话。
叶修看着笑得灿烂的女人和出来接人送客的兴欣众人道了声再见,言了句谢谢,又驾车远去的背影,心中只觉得十分不安,偏又找不到哪里不对。他和那女人因为沐秋也算是朋友了,身为沐秋的双生姐姐,当年她匆匆料理完沐秋的后事,因为……一些原因,给沐橙留下一笔钱后就外出了。中间具体发生了些什么他并不清楚,只知道每月都会有一笔钱打到沐橙的账号上。只是当年沐橙与这个姐姐并不是很亲近,甚至因为哥哥的死还有些怨怪,她和沐橙的关系好像也不是特别好……还是近几年才修补起来的……
叶修越想越远,思绪越发缥缈,加上今天那一口半口的酒水里含着的酒精的作用让他发晕,很快就睡了过去。只是他在梦里也不安稳,梦境中今日苏沐秋那姐姐的言行举止一遍又一遍的重播,他心底的不安越来越深,突然福至灵心,整个人都惊得从床上一跃而起。他忙打电话给沐橙,让沐橙速去她家,自己也打的赶去。
只是他们仍旧迟了。
叶修到医院时,只看见了沐橙失魂落魄的背影,和莫凡无声地抱着她安慰的样子。
他默默地上前,沐橙看见了他,突然挣开莫凡扑了上来,嚎啕大哭。

你其实死得很舒服。你坐在浴缸边,把自己药昏了,倒在水里自溺而亡。你还做了一个美丽的梦,梦见那个永远停留在最美好的年华的少年逆着白光向你微笑,一只熟悉的宠物狗,朝你欢快地跑来。
真好。你想着,不禁大步向他们走去,越走越快,越走越快,逐渐奔跑了起来。近在咫尺,你张开了双臂,流着泪要去拥抱他们……
噗。
光灭了。
————————————————————
end。

姗姗来迟的下。
拒绝谈人生。

评论(5)
热度(30)

© 言寺-兵戈以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