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寺-兵戈以言

话废一个,社交障碍严重
懒癌晚期
热衷于作死/做大死
全职大法好,典型杂食党,再扯的cp只要有篇足以安利我的文我都能爱得一发不可收拾
本命老林/杰希/老韩
(因为不会说话,所以容易得罪人,若有不敬之处,还请莫要见怪。)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四弹 · 苏沐秋(上)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文笔渣
文笔渣
文笔渣
私设多
私设多
私设多
重要的事说三遍。


确定接受?那来吧。
—————————————————————————————————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苏沐秋
尖利的刹车声,磨砺的剧痛,轰然倒下的人体,刺眼夺目的鲜红——

“不——”你从噩梦中尖叫着醒来,本就惨淡的唇色此时更是与常年泛着病态的苍白的皮肤成了一个色调。

又是一夜无眠么?你苦笑,伸手在床头取了支烟点上,狠狠地吸了一大口,呛得咳嗽起来。

自从你的弟弟苏沐秋在那醉驾了的轿车前推开你之后,他的死就成了你的执念,那一幕成了你既摆脱不了,也不想摆脱的噩梦。你因为这个,成为了一名享誉国内的律师,也因这个……

一支烟燃尽,你拿过床头抽屉里的安眠药,取药时不小心倒了多了许多倍的分量。你犹豫了一瞬,却还是倒了回去,只留下正常分量干吞下去。

天知道,你是多么想将那一整瓶药全部吞下;天知道,你又制止了自己多少次一样的冲动——自己亲弟弟的命换来的岁月都只不过苟活,你早就想把这条烂命归还与他,但不行,毕竟你还有个最得你与他疼的小妹妹。只不过,不要紧,等等,等等明天,沐橙要嫁人了。

凌晨五点,你又一次醒来,安眠药似对你失了药效一般,就算吃了药也怎么都睡不下了。你本有心不想在妹妹的婚礼上显露疲态,可如此这般,你也只能无奈。

你洗漱更衣后,坐到了梳妆台前,上了一层妆前,用遮瑕膏遮了眼下黛青,又用粉底在脸上淡淡地扫了一层,挑了些胭脂在掌心晕开轻敷于颊,气色立马就好了许多,再在唇上用了浅颜色的唇膏……妆后对镜展颜一笑。很好,既不露疲态,也不用担心会抢了新娘子的风头。

妆毕,你清点了作为一个娘家长辈应带的东西,确保了万无一失后,便开着做了喜庆装扮的黑色轿车出发去了上林苑——那儿被充作了娘家,莫橙二人的婚房则是你以“长辈应送的礼物”为由,大手一挥清空了所有积蓄付了全款的房子。

你到时,苏沐橙刚起床,身为伴娘的陈果唐柔楚云秀等人却都已互梳妆打扮好了,不停地催促着,颇有一种……有一种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感觉——你不知为何突然想到这词,不由噗嗤一笑,因为噩梦而灰暗的心情都好了许多,何况自己马上就能解脱了呢?

你看着自家小妹慢悠悠的动作,只觉出深得叶修真传的懒散,一边暗骂着叶修带坏自己宝贝小妹,一边上去轻佻照着苏沐橙的臀部轻拍了下,笑骂:“都是要嫁人的人了还那么不省心,快,去洗漱吃早饭,换了衣服我还要好好打扮我家的小美人儿!”

苏沐橙虽是优雅的联盟女神,可在你面前却极赋女儿家的调皮——换种说法,就是一彻彻底底的熊孩子,与你嬉闹一阵,被你咯吱了一阵才乖乖地听话。

待她换了衣服,就要梳妆了。方才你说你要装扮她也不过玩笑,虽说婚礼是按着西式婚礼,可怀着对小妹的疼惜与愧疚,你还是按中国婚嫁古礼请了全福人来的。一是你自知自己三十有余还是孤家寡人,和全福人搭不上一点关系,二是你自觉是自己害死自家弟弟,自那时起就深感愧疚,自叹自己或许是天生克亲,从那时就不敢多与苏沐橙相处,才将她托付叶修照顾,哪知道好好一个女孩儿,被叶修带成这模样儿……

你抿着唇,侧身微笑,让路给化妆师和全福人进去,自己也跟在最后。

——————————————————————————————————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2)

© 言寺-兵戈以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