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寺-兵戈以言

话废一个,社交障碍严重
懒癌晚期
热衷于作死/做大死
全职大法好,典型杂食党,再扯的cp只要有篇足以安利我的文我都能爱得一发不可收拾
本命老林/杰希/老韩
(因为不会说话,所以容易得罪人,若有不敬之处,还请莫要见怪。)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三弹 · 韩文清(中)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文笔渣 

文笔渣 

文笔渣 

私设多 

私设多 

私设多 



确定接受?那来吧。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第一弹·王杰希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第二弹·张新杰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第二弹·张新杰(后续)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三弹 · 韩文清(上)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三弹 · 韩文清(下)
——————————————————————————————————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韩文清 

张佳乐的内心疯狂地咆哮着,而他打量你的同时,你也在打量他--你在发现他是个汉子后又立刻意识到他极有可能是个大神,忙从记忆深处巴拉出你来之前看的荣耀职业联盟资料,迅速锁定了目标--酒红头发扎小辫,挺符合的;刚转入霸图没多久,不认识正常;账号卡“百花缭乱”……你默默地瞟了一眼他搁在床头的账号卡上方挂着的“百花缭乱”木牌,在心中打了个勾;名叫张佳乐……你心中一瞬间浮起你从小到大听过的所有“张佳乐”及其性别,只能在心中感叹这可真是个 可爱的名字啊…… 
你撇去杂思,正想微笑向他问好,却忽然记起刚才他略带颤抖的“队长”……你莫名忆起当你与韩文清都还只是个软萌可欺的包子时,尚未get震慑技能的韩文清常被老师与你弄混……你玩心大起,微绽的笑颜愈发温润,与英气的容貌竟相衬出种儒将的风采,不知情的人只觉得你温文尔雅,如上佳的好玉般,与人温暖错觉;你一面庆幸着因为嫌弃出任务时长发麻烦,将头发剪成和男兵一样的发型,一面温柔应声:“嗯呐,佳乐,你能帮我把这些东西提到我的房间吗?有些重,我有点儿提不动呢。”声音刻意地模仿了韩文清,有八九分相似,因为你的恶趣味轻柔了许多,却足以让声控们大呼耳朵怀孕了。  
可张佳乐没心情去想这些,一个闭眼无害睁眼惊骇的队长就足以让他抓狂,更别说面前顶着和韩文清相似度99%的一张脸,笑得令人如沐春风,声音语气还如此柔和的韩武濯了。他瞪大了眼张大了嘴如遭雷劈般呆立在原地,脑袋已经无法转动了,只能艰难地蹦出几个字眼:“队、长、笑、了、队、长、喊、我、佳、乐……” 
此时的场景十分诡异--被戏称为钱包脸的“韩队”笑得一脸温柔和煦简直像蓝雨喻文州顶着韩文清的躯体--散发着“我很温柔但很心脏”的气息…… 
而韩文清上来找人时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他无奈地叹气,自家姐姐的恶趣味自己虽不是第一次知晓,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但这并不妨碍他一次比一次的心累,更何况,就算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姐姐,但看着自己的脸做出那种与自己的性格风马牛不相及的表情,还是会觉得很奇怪的……不对,现在最主要的问题不应该是吐槽这些……韩文清皱了皱眉,大步走向前去,走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打电话让张新杰过来。 
张佳乐本就怵我,这样的情况下,我去劝只会让他更加惊恐吧……还是让新杰说去,他也了解阿姊的性格--韩文清想。 
正因为食堂和宿舍离得近,韩文清才会发现韩武濯去宿舍的时间久得了不科学,也因此,张新杰不到三分钟就出现在了楼梯口,身后还跟着个林敬言。 
这儿的情况你早就察觉了--多年战场生涯,若连这点警惕性都没有,你也活不到现在--你笑眯眯地对着自家弟弟和弟媳挥挥手,对着那个走过来有些面生的青年颔首示意。 
林敬言一个踉跄,差点儿破功--就算早有了心理准备,但再怎样好的心理素质在一个笑得和煦的“韩队” 面前,大概都是会瞬间化为齑粉的吧。 
你看着林敬言向你点了点头,半揽半推地把张佳乐带进房间,快步向韩文清他们走过去,拉着韩文清招呼着张新杰就往食堂跑:“快走快走,饿死了!……” 
到了食堂,你撇下两人,提起袋子就往厨房里跑,不一会儿厨房中就响起锅碗瓢盆的碰撞声、火焰燃烧的腾腾声和哗哗的流水声。待林敬言推着接受现实的张佳乐下来后又过了会儿,你才端着些饭菜出来,笑言赔罪,又让他们空着些肚子,待会带他们出去玩。  
你早就和霸图老板打好招呼了,韩文清是你弟自然听你的,张新杰也抛弃了一贯的作息时间,张佳乐本就好玩,林敬言也就跟着大众了。 
吃好饭后,你们带上手机钱包做了伪装就出了门。一路上张佳乐好奇询问你要带他们去哪儿,你只是笑而不语地摆摆手。到了才知道,你所说的“好玩的”,不过是去ktv罢了,直到进了包厢也没什么特别。张佳乐撇撇嘴,正要说话,却听你清咳一声,夺了众人的注意力,在左胸上方拍了拍手,灯光霎时暗了下来。门外等候多时的服务员开门进来,手里推着的服务车上放着个生日蛋糕,其上蜡烛火光荧荧地闪烁着。你起身亲手将蛋糕放在桌子中央,韩文清面前,他不明所以地朝你挑挑眉,你抬手压了压,示意等下回答。又帮着服务员往桌上摆零食小点,在张佳乐面前特意放了袋鲜花饼,最后又搬了箱啤酒下来。 
你向服务员道谢她的配合,等她出去后忙不迭地摘下伪装脱了大衣。颇为火辣的身材让两个第一次见你的人都不由一愣,习惯性地逃避了去看脸,却是忘了你和韩文清的关系,脸上的表情霎时间分外好看。 
你并没有在意这个小插曲,或说你早已习惯。弯腰去拆了那箱啤酒,也不用启酒器,徒手开了三瓶。两瓶均分给了四个男人,你自己留了瓶直接对瓶吹。 
忙碌了这一会儿,你才笑答:“这生日嘛,是给你、我庆祝的。三月末那会儿我有任务,怕赶不及,不如干脆提前先和你办了。”语罢,你又是一笑,举瓶:“我家文清什么都还好,就是爱黑着脸,脾气也差,比驴还要倔上几分。这么些年,多谢几位照顾,多谢了,我先干为敬。”也不等他们反应,仰起脖颈拿着啤酒就咕噜咕噜地灌了起来,几滴未来得及咽下的酒滴顺着脖子勾勒出美妙线条--若非你的身材好,怕是真的会只凭借这个动作就收获一堆的少女芳心。 
你将瓶口朝下亮了亮,表明自己喝完了,又从纸箱里取了一瓶启了,二举瓶:“今个儿也算是庆祝我的生日,寿星总是要先干杯的--”又是一瓶酒入肚。 
你再开了瓶,微微转身向张佳乐,抬手:“抱歉,之前因为恶趣味捉弄了你,这杯就算赔罪了。”又是一瓶。 
连灌三瓶酒,你却还面不改色神情自如,这让林、乐二人两个虽非一杯倒却也敌不过一瓶的男人很受打击,都不由有些呆愣,而韩文清在你喝下第三瓶之前皱了皱眉,却没来得及阻止,立即与张新杰耳语几句,两人站起来:“我和队长去上个厕所……”可谁知话音未落你就站了起来,不知何时撸起袖子显露出几条长长的、丑陋的疤痕的长臂一伸一抓住了韩文清的肩膀,将他按坐在自己旁边的沙发上,左脚踩在沙发上,懒懒地勾唇:“哎呀小清,跑那么快急着尿遁干嘛,姐又不像你那么凶恶,陪姐唱首歌再走呗~~”边说着,右手边痞气十足地在韩文清下巴轻挑了下,活脱脱一副流氓调戏良家妇女的景象;语气则是十成十的嘲讽,令人恍惚间以为见到了叶修从天而降,但若加上那身材,就变成了调情了。这套动作搁在除当事人外的任何人身上恐怕都是艳遇一场,可要是配上当事人的脸……张佳乐和林敬言憋着笑摸出个手机来,开了照相机,关了声音与闪光,躲着张新杰选了个好角度,大爆手速连拍几张,却没把手机收起来--他们有预感,等下的事情定然更加精彩。 
张新杰见自家队长被拖走作了“牺牲者”,又默默地回来坐着--刚韩文清附耳与他:“快跑,我姐酒量差又爱喝酒,喝醉了又爱找人陪她唱歌,不陪就打人……”当时张新杰看到韩文清那鲜有表情的脸上竟隐隐有了种苦大仇深的感觉,当机立断就要尿遁,谁想……不过现在倒是知道文清为何如此哀怨了呢…… 
张新杰看着你十分熟练地在点歌台上操作着,最后一点切歌,音响里传出熟悉的东北民歌的前奏。而韩文清的脸上隐隐有了几分他从未见过的绝望,十分违和…… 
果然呐……韩文清听着熟悉的旋律,无奈几乎充满了他的内心,曾经被捉弄到至今都被当作家人间的笑柄的记忆渐渐浮现,这使他见你离开身边去拿麦克风,就起了逃跑的念头,可刚一动,便见你拈着个圆润铁环,笑嘻嘻地回头往桌上一掷,发出“锵”的一声。张佳乐好奇地拿起来看看,“嘶”了一声-- 
那是个启酒器,被人生生拗成了铁环。所有可能割伤抓握者的地方都被细心地反折,在现在被你丢在了桌上,警告的含义自也不言而喻了。 
被这么一耽搁,歌曲已结束了前奏,开始了第一句的歌词,韩文清看你开始亮喉唱歌,无奈到了深处反倒冷静了,认命地拿起手旁的麦克风,极为严肃地接了下去。 

———————————————————————————————————

不许打我……

顺便我要挂一下这个人 @顾寻言。 他一直管喻文州念喻文川!

评论(4)
热度(54)

© 言寺-兵戈以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