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寺-兵戈以言

话废一个,社交障碍严重
懒癌晚期
热衷于作死/做大死
全职大法好,典型杂食党,再扯的cp只要有篇足以安利我的文我都能爱得一发不可收拾
本命老林/杰希/老韩
(因为不会说话,所以容易得罪人,若有不敬之处,还请莫要见怪。)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三弹 · 韩文清(上)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文笔渣
 文笔渣
 文笔渣
 私设多
 私设多
 私设多
 重要的事说三遍


 
 确定接受?那来吧。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一弹 · 王杰希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二弹 · 张新杰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二弹 · 张新杰 · 后续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三弹 · 韩文清(中)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三弹 · 韩文清(下)
 ——————————————————————————————————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韩文清

身为一个出生在军人世家的孩子,你有一个“韩武濯”这样的名字,也不算奇怪。哪怕你是个女孩。

身为一个虽然出生在军人世家,但有着一个名字令才女母亲很生气的姐姐的孩子,有一个叫“韩文清”这样的名字,也不算奇怪。就算他是个男生。

然而,身为一对出生在军人世家的龙凤胎,姐姐去当了兵,弟弟却成了职业游戏选手,这就很奇怪了。

不过,若是补充一些剧情条件——姐姐是一个集弟控、严重的军人情结和高武力值于一身的女汉子,而弟弟是个拥有和父亲一样倔强性格的男子时,这一切就会变得理所当然。
 想当初,你的父亲一心想让儿子考军校,让女儿随着心意选择。哪知儿子早就迷上了“荣耀”坚决地与他抗争反对。如今的你早已是上过战场经历过多少次生死关头的人了,却至今都清楚而明白地记得当时的场景。你们的父亲暴怒着将跪在客厅刚与他说完自己未来打算的韩文清用坏了的拖把柄劈头盖脸一顿好打,打过后一边将棍子拄着他已步入中年而有许力不从心的身体,一边缓缓地问道:“你还去作那职业选手?”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点头:“是。”一字几乎轻不可闻,却带着坚不可摧的味道,激得你们的父亲又举起棒子挥棍就打,棍子撞击男儿结实的身体,留下道道迅速淤血的红痕重叠着。被父亲赶到卧房却忍不住偷看的你原是想让父亲打一顿发泄了便好了,哪知道两只倔驴碰在一起的效果如此惊人,哪里还按耐得住?“砰”的一声拉开房门,你径直冲到父亲与他之间,重重跪下,膝盖与地砖接触时发出沉闷的声响;双手交叉高经举过头顶,接住了父亲又一次袭来的重棍……后来,你成为了一名优秀且立下赫赫战功的军人,他成为了荣耀职业联盟的大神……
 你坐在公交车上,看着通往霸图俱乐部的路上越来越熟悉的建筑,不可避免地想起往事,暗笑自己真是老了,想这没用的干什么呢?
 “叮”到站了,你在从小听到大的公交车到站提示的女声中伸手压了压头上的鸭舌帽,提起身边两个被袋中物撑得满满的购物袋,又拎上竖在一旁的黑色旅行箱,低头随着拥挤的人流下了车。刚想给说好了来接你的老弟打电话,便看见了自家那就算掩了面庞也在人群中有“摩西分海”效果的弟弟走过来接过了你手中的两个袋子,掂量了下,皱了眉:“说过不必买东西来,怎么还是买了?也不懂得让我去拿!”
 你笑笑,将一个购物袋夺过来绑在了行李箱上方,结握在自己手里。本就与韩文清差不多高的你踏着双特警靴,一抬手就正好揽上了他的肩:“我做什么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力气还能比你小?走啦,我去你那儿住到除夕再和你一起回家--回家就被抓去相亲,烦!……”他默默地听着你说话,和你一模一样的眉眼间微不可见地柔和了几分。

你们俩都是从小受了家里父亲的严格训练,脚程都不是慢的。但即便如此,到了霸图俱乐部时,也已华灯初上了。一进去,你就把帽子和墨镜摘了,长吁了口气,才觉得清爽些。你回头一看,韩文清还带着大大的墨镜,愈发像个黑社会头头了,你叹了口气--明明是一样的容貌,同样的眉眼,可在你身上是英气的美,在韩文清身上却成了一种震慑的属性--又回身将他的伪装除去,看他恢复了平常的模样,才满意地点点头,把行李箱上的购物袋递给他:“你先去食堂和师傅打个招呼吧,我自己去放行李就可。对了,你的房间还在原来的位置?”“是……姐,我们队里来了几个不认识你的队友,你看到了记得说清楚!”韩文清应了你好一会儿后,才想起叮嘱你,但你早已走远,听到他的声音后挥了挥手。至于听进去了多少,谁知道呢?
 你带着行李在楼梯口盯着连接着一间间宿舍的走廊有些傻眼。你上一次来这层楼还只有张新杰和韩文清的两间房有在用,好找得很,你就懒得去记那些位置。可现在几乎每个门口都有被人使用后的痕迹……你无奈,本想给韩文清打个电话确认,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忘在韩文清那儿。你暗骂一声自己的臭记性,只得自认倒霉地自走廊慢慢走过,期望碰到一个还未去食堂的人好问个路。
 或许是霸图的食堂确实不好吃而不是你个人问题,你终于在走廊尽头正数第二间房门大敞的房里看到了个妹纸,盘坐在床头正和大概是男友之类身份的亲近之人通电话,也在抱怨霸图的食堂。酒红色的小辫子在身后一甩一甩的,总想让人摸上一把。
 身为狙击手的你耐心很好,倚靠门框等着妹纸打完电话。你也没细想为何一个妹纸会出现在男生宿舍,只当也是和自己一般来投奔亲属却发现霸图没女生宿舍。没多久,你便发现房中没了声响,睁开闭目养神的双目,映入眼帘的是妹纸……不对,汉子惊讶至极的双眸。
 “队,队长!”意外地发现“队长”纯良无害的一面之后,张佳乐面对初睁眼时比之韩文清还要更为锐利的韩武濯整个人都不大好。
 怎么我打了个电话,世界就一秒一变样?!
 ——————————————————————————————————————————————————
o_O

评论(11)
热度(79)

© 言寺-兵戈以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