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寺-兵戈以言

话废一个,社交障碍严重
懒癌晚期
热衷于作死/做大死
全职大法好,典型杂食党,再扯的cp只要有篇足以安利我的文我都能爱得一发不可收拾
本命老林/杰希/老韩
(因为不会说话,所以容易得罪人,若有不敬之处,还请莫要见怪。)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第二弹·张新杰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文笔渣
 文笔渣
 文笔渣
 私设多
 私设多
 私设多
 重要的事说三遍


 
 确定接受?那来吧。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一弹 · 王杰希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二弹 · 张新杰 · 后续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三弹 · 韩文清(上)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三弹 · 韩文清(中)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 第三弹 · 韩文清(下)
 ——————————————————————————————————

若你是男神的姐姐。

张新杰

全联盟都知道张新杰是个美食控,也就是熟称的吃货,但鲜少有人知道,这都是她的姐姐——你,给从小惯出来的。

没办法,谁叫父母都是工作狂,常不在家,你自小练出来一手好厨艺;就算父母后来迫于爷爷奶奶的压力生下了弟弟,也就把奶灌好把儿子丢给你照看,而你又是个弟控,所以自小享受了你的照顾的他,嘴自然挑剔得很。

现在想想他小时候的模样,再和现在的模样两相对比,还真叫人叹时光匆匆啊……

难得文艺的你摇摇头,又欢喜地挑起菜来。今天新杰给你打了电话,说要带队友回家吃饭。你们俩可好久没见,张新杰又带了队友来,你下定决心,可得好好露一手才行。

 傍晚,时近六点,你边炒菜,边频频往门外探头探脑——你那个完全不像你的、时间观念好到了极点的弟弟告诉你他们18点到家。

“这都快到点儿了,怎么还没到?!”你正抱怨着,便听见门“吱啦吱啦”地响了一阵。回来了?你急切地从厨房中探出身子,却正好看见一张“凶神恶煞”的脸。

你的脚瞬间就软了,差点没坐地上去,手一抖刚想把手中的煎铲交上去,就看见那人往旁站了站,冒出了个梳着小辫儿、身着花色衬衫的女……哦不,男孩子。你一愣,便听见后面一个略带无奈的声音:“乐乐,你慢点儿……”一个温润的男生紧跟在那个梳小辫儿的男孩身后。你懵了,晕晕乎乎地看见自己的弟弟终于进来了。

“新杰!这几位是……?”看到弟弟,你激动地喊出了声,对那些个年轻人的身份也有了几分了然,只是仍想确认一下。

“姐,这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我们的队长,韩文清。这两位是张佳乐,林敬言。

“这是我姐。”

张新杰分别为你与三位霸图老将作了介绍,你与他们相互打了个招呼,就赶着四个半大小子去洗手就坐——在你心目中,与你弟弟一般大的,都是半大小子。

等霸图F4从洗手间里出来时,看到的就是你早就做好只是放在锅里保温的饭菜浓汤——熬得浓浓的、成乳白的鱼汤散发出诱人的气息,碧绿色的葱珠点缀其上,让人看得直咽口水;水煮活鱼飘着略微呛人的辣香,鲜红色的辣油衬着淡粉色的鱼肉卷儿令人食欲大增;鲍鱼是被你煮了汤后捞出来连着特制的调味酱一起盛上来的,开口已张,椭圆形的贝壳上端放着白黄色的鲍肉,正发出独有的鲜味儿;清蒸螃蟹是张新杰最喜欢的一道菜,也因为此,成了你的拿手好菜,熟透了的螃蟹壳泛橘红,散着咸香,令人垂涎三尺犹不知晓……

张新杰看了脚步停也不停,习以为常地走到离你最近的一个位置坐下,你笑眯眯地把一碗刚刚盛到与碗口齐平的饭推给他。待你已经开始帮张新杰剥螃蟹了,剩下的三个“男孩子”才陆续走过来。你把饭碗挨个儿推过去,然后一边手上动作不停,一边看着张佳乐一脸兴奋地吃吃吃,含糊不清地夸你的手艺,顺便掏出手机拍照说要馋馋大孙。

你顿了顿,想起了大孙是谁,露出略奇怪的微笑,把最后一点儿蟹壳剥掉,将整只剔好的蟹推到张新杰面前,眉眼弯弯地看着自家平时总是一副极其淡定的模样的弟弟耳根瞬间红到了耳朵尖儿,不好意思地收下了那碗螃蟹,又打破了以往的习惯为你夹了一筷子青菜:“都知道自己海鲜过敏了怎么也不做点儿别的菜?也不能因为我喜欢吃就亏待自己啊……”这话虽是埋怨,却怎么听都透着股关怀的味道。

晚饭过后,你拒绝了林敬言和自家弟弟帮你刷碗的好意,答应了林敬言“想来和您学厨艺做饭菜给自己在意……自己的前队友吃”的请求。张新杰在旁全程围观,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告诉他们曾在你的房间里看到成摞的双花、林方本这件事。

毕竟你正笑眯眯地看着他呐~

——————————————————————————————————

饿了……

评论(1)
热度(101)

© 言寺-兵戈以言 | Powered by LOFTER